誰來教尹小田談戀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8
  • 来源:韩国交换温柔_韩国禁播影片_韩国经典三级片

  有一本書
  痞子蔡和輕舞飛揚爆紅的時候,尹小田還在念大二。上網的時候,人傢說有一本書叫《第一次親密接觸》,你看過嗎
  尹小田很好奇,說寫的是外星人嗎?人傢說不是,是網戀,100%真人。
  那傢夥給瞭尹小田小說的鏈接,尹小田看瞭,竟然感動得一塌糊塗,一時沖動答應和那傢夥見面,隨身自帶瞭一點兒香水,打算灑在學校的小水畦裡(尹小田的學校並沒有噴泉)。結果等瞭很久,那個人沒來。在網上質問他,他說我們男生也挺怕見光死的。
  尹小田慢慢回過味兒來,原來他是怕遇到恐龍啊。白堊紀的恐龍在21世紀男生的眼裡當然會灰飛煙滅,看來介紹自己讀痞子蔡的男生不一定像痞子蔡,而很可能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人。
  隻是那天以後,很長的時間,尹小田都向往輕舞飛揚的愛情,向往那些悲情的女主角,長得有多美,命就有多薄,哪像自己壯得像頭犛牛,跑起來像羚羊,臉頰上有風沙的印記,連感冒都沒有。
  尹小田考上北京的大學時,一手拎著一隻行李箱,脖子上還掛著一隻背包,豪邁雄壯的樣子。老師看到這樣的學生特別開心,拉著尹小田的手對送孩子們到學校、為他們洗衣打飯舍不得走的傢長說:"這才是我們學校推崇的學生,堅強、獨立,能夠自己照顧自己。"
  很長的時間,尹小田一直為自己是學校推崇的女生沾沾自喜,後來發現,學校推崇的女生,並不是男生們推崇的女生。這一點,是在大二,被痞子蔡愛情啟蒙,並被無情拋棄後才漸漸意識到的。
  那個下午,陽光特別強烈,尹小田又一次來到學校唯一的小水畦邊,手裡握著那瓶便宜的香水。一對對情侶從水畦邊經過,沒有人註意到,這個胖胖的女生腦子裡正進行著轟轟烈烈的大變革,亂得像一團麻。
  後來,尹小田終於把香水倒進瞭小水畦裡,旁邊一個正和男朋友聊天的女生看見瞭,說:"喂,同學,你幹什麼?"
  美女羅欣
  問尹小田幹什麼的女生叫羅欣。她說,尹小田,其實你長得不是那麼難看的。
  發現尹小田的枕邊一直放著那本叫《第一次親密接觸》的書,羅欣嗤之以鼻,決定現身說法,向尹小田講解愛情,她說愛情其實是有道理的,沒道理隻是失戀者的借口而已。在愛情常勝將軍那兒,愛情從來都可以量化評分:容貌、學歷、性情、傢境……
  尹小田看到長得漂亮的羅欣在愛情的道路上一往無前,那個眼神亮晶晶、在水畦邊和她有過親密接觸的男生不見瞭,換瞭系裡的一名帥哥,後來又換瞭一名據說傢裡神通廣大的男生。那些男生在追她的道路上前仆後繼,約會的衣服、歐萊雅的化妝品、意大利的手工鹿皮靴,甚至飯卡裡的銀子,全都是羅欣的戰利品。
  其中也有一些香水。羅欣將它們放在抽屜裡,搖著尹小田的胳膊說喜歡就帶走。尹小田看瞭很久,想起自己曾經擁有過的一小瓶香水,便宜的,沒有名字的香水,不知是哪個小廠傢的作品。
  因為那瓶香水,她在水畦前傷心瞭很久,因為那瓶香水,她剛抽瞭芽的愛情,一點一點,淹沒在失望和自卑裡。
  那首叫《盛夏的果實》的歌
  大二到大四,尹小田再沒有動過心,也沒有戀愛。那個夏天,一直流行的,是那首叫《盛夏的果實》的歌,尹小田曾經聽男生唱起過,後來,就註意到許多地方,許多人都在唱這首歌。尹小田五音不全,所以在小樹林裡,她就聽男生唱,在夢裡,她曾經問男生,愛情是什麼?男生的鼻子皺皺的,說我也不知道。
  醒來的時候,宿舍裡不知道誰的隨身聽開瞭外放,還是那首歌:也許放棄,才能遇見你……尹小田發瞭一會兒呆,抓起被子蒙住臉,哇地哭瞭。
  宿舍裡的女生問她怎麼瞭。
  "找工作壓力太大瞭唄。"
  尹小田的哭聲感染瞭大傢,在宿舍的另一張床上的女生也嗚嗚地哭瞭,這一次,答案就很好猜瞭,"她和男朋友畢業沒有分到一起,分手瞭。"大傢篤定地說。宿舍裡一派愁雲慘霧,不知道愛情是什麼的尹小田,和弄明白愛情不是泰坦尼克,不用撞冰山也會消失的女生一起,嗚嗚地哭瞭。
  八卦的生活
  當尹小田為找工作騎破瞭兩輛自行車,跑壞瞭三雙運動鞋,學校姍姍來遲地通知她留校瞭。
  她成為瞭一名輔導員。偶爾,學生遇到瞭情感上的困惑,會想到找過來人傾訴,一些不開眼的,居然找到瞭輔導員尹小田,尹小田本想攤攤手:"我從沒談過戀愛,你問我,我問誰呢?"在同事的建議下,還是決定貌似鎮定,給同學們介紹瞭一些大學生情感輔導的書。那些書的前言裡,寫著誰來告訴我們愛情的道理,誰來教我們談戀愛。是啊。誰來教我們談戀愛?好像不是這些書,那麼,又是什麼呢
  尹小田想不通,就隻能把疑惑放到一旁,她很忙,租瞭房子,空閑的時間那麼少。看電視隻看娛樂八卦,八卦讓她覺得快樂,她有時候會旅遊,皮膚好瞭一些,一直沒有學會京片子,說話的時候,還是有那麼一股含混不清的戈壁口音,在一片爽脆甜辣的京片子裡面,偶爾,也會有人說很牛。
  吳棟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。他是一個有點兒帥,看起來很文雅的男子,而且,他和尹小田是校友,那次回校,是補辦一份學籍證明,所以找到瞭尹小田。事情辦完瞭,吳棟偶爾也會給尹小田打電話。他們一起去旅遊,一起看娛樂八卦和新聞聯播。有一天,吳棟突然來接尹小田下班瞭。後來,就一直來,再後來有一天,一個中年女人站在辦公室外面,說我來見見我兒媳婦。
  大傢說你兒媳婦是誰啊,女人說我也不知道,我隻知道我兒子和你們學校的一個老師談戀愛。我兒子叫吳棟。
  原來愛情還可以這樣正經八百,直奔主題,還可以這樣不浪漫。尹小田的臉一下子就紅瞭。
  結局
  就這樣愛瞭,正經八百的。
  尹小田對自己的愛情是滿意的。她覺得這樣也很好,無波無瀾地,就到達瞭幸福的最遠處。
  將男友正式介紹給好朋友羅欣,是在戀愛兩個月後。羅欣畢業時和一個北京本地、傢裡十分有錢的男子結瞭婚。
  彼時,羅欣穿著Dior,打扮得優雅又傲氣,看著吳棟,她的傲氣、她的美人特有的冷漠就撒著歡跑遠瞭,驚呼瞭一聲,說:"呀!是你啊。"
  羅欣說吳棟是和自己談過戀愛,而且和自己一起看尹小田往水裡灑香水,那個眼神亮晶晶的男生。
  吳棟笑瞭。尹小田嘟著嘴,"哦!怪不得他說我多愁善感哪。"蘋果似的面頰,如夢初醒的樣子,讓吳棟覺得很有趣。
  其實,事情不僅是這樣的,還有一些事情,是他們都不知道的。吳棟不僅是看尹小田灑香水的男生,還是介紹尹小田看《第一次親密接觸》的男生,那時吳棟看完瞭,十分激動,打算轟轟烈烈談一場網戀。他是有著百分之百的誠意的,所以對女生的要求也苛刻,希望對方哪怕不是輕舞飛揚,至少不要反其道而行之。在尹小田之前,他見過一個女生,有些失望,見尹小田的時候,就有瞭防備,隔著遠遠的樹林,見到一個膀大腰圓的女生左右張望,連模樣也不敢看清,就飛也似的逃掉瞭。
  他並不知道被自己放瞭鴿子的女生就是尹小田,後來認識瞭羅欣,一度追求她,和她一起看到尹小田灑香水,還覺得很有趣。
  被羅欣甩掉的吳棟很長時間沒有戀愛,他發現長得像輕舞飛揚的女生不一定像輕舞飛揚那麼多情。他把《第一次親密接觸》撇到瞭床底,和無法重復利用的臭襪子放在一起。
  吳棟後來又看瞭一些電影,一些書,學別人的樣子談瞭一些不咸不淡,不用簽生死狀,點到為止的愛情。直到遇到尹小田,才發現愛情其實是平實平淡的一件事情,他覺得自己愛上瞭尹小田,那樣的愛是可以愛一輩子的,他和尹小田應該一輩子在一起。
  時光荏苒,一切依然。
  北京的天空有著淡淡的白,淡淡的藍。校園裡的學生一撥撥來瞭,又一撥撥離開。尹小田和吳棟甜蜜地戀愛,準備結婚。為學生們解答愛情疑問的時候,除瞭故作鎮靜,偶爾尹小田也會胡言亂語,她說其實愛情是個嘗試和學習的過程,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愛情,誰也不要拿著雞毛當令箭,不把豆包當幹糧,就像一百個人心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,一百個人心中就有一百種愛情。
  偶爾,說話的時候,她會想起許多年前,在水畦邊傷心發呆的女生,女生的身後,有淡淡的白雲,有時快樂,有時憂傷,那些白雲飄啊飄地飄遠瞭……幹凈的書桌上,是自己推薦學生看的書—《誰來教我們談戀愛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