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我還愛著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韩国交换温柔_韩国禁播影片_韩国经典三级片

  其實我還愛著你軒轅淚
  打開我的心扉,在我心靈的深處,有著一個清晰的影子,她就是文姿。如今我在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,回憶起以前和她的故事。
  第一章重逢
  那是一天下午,天陰沉著臉,我瞧老天不開心,就知趣的把衣服收進屋子,剛收沒多久,天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光線,隆隆聲傳來,接著豆大的雨點飛奔而下。呼,還好我聰明。此時看見鄰居傢有個漂亮德爾女孩在雨中搬東西,我心想:鄰居傢什麼時候有個美女?哦!我知道瞭,是文姿!我們從小學到中學都是同學,而且又是鄰居,可算是青梅竹馬呀!後來人傢有錢,去縣城讀高中瞭,而我傢窮的叮當響,便混到傢瞭。俗話說女大十八變,不知道文姿如今是個面貌?咦?怎麼濕濕的,口水怎麼流出來瞭?說出手時就出手,為瞭愛情冒雨前進,可是怎麼開口呢?眼珠一轉,計上心來。
  我故作避雨狀,躲進她傢門口,她發覺門口有個人影走近後,溫柔的說:"請問你找誰?"我緩緩轉身,當眼光瞄在她,瞳孔放大,竟咬起瞭手指。簡直是太美瞭,此女隻因天上有,人間難得幾回聞啊!柳條眉下鑲著一雙水靈靈的眼睛,小巧的鼻子下長著一張櫻桃小嘴兒,特別是那圓圓的臉蛋兒,甚是誘人。紅色的T和藍色的牛仔褲又給她增加瞭幾分可愛,啊!完美無缺。她看到我呆滯的樣子,嫵媚一笑,重復的說道:"請問你找誰?""啊,啊,我,我是避雨的,嘿嘿。"我傻笑道。她也笑著說:"那邊有凳子,請隨便坐。"然後她有繼續去搬東西,我有裝作很激動的樣子說:"你,你是文姿?"(好萊塢沒發現我真是他們的損失呀!)她一聽,又回頭重新打量我一番,驚訝道:"你是阿淚?"我連忙點點頭說:"是呀,是呀!文姿,你不是在縣城上學嗎?怎麼回來瞭?"她眼裡略過一絲悲傷,又恢復瞭笑容,說道:"有點事情來傢一趟。""哦"我看出她不願意說實情便轉移話題:"你在搬東西呀!來,我幫你。""好呀!"文姿甜甜的笑道:"那就謝謝瞭。"
  然後我們步入大雨中。
  我經調查後得知,她傢開瞭個飯店,生意紅火,她的爸爸為瞭省倆錢雇人,就讓文姿輟學回傢在飯店做事,原因是:文姿是個女孩子。哎!她傢已經算是富裕瞭,她爸爸怎麼還這樣啊!一顆好苗子就這樣毀瞭。
  第二章表白
  和文姿相處幾天後,覺得文姿是個開朗,可愛的女孩子,更重要的是,我喜歡上她瞭,我也不知道怎麼的,就深愛上她瞭,你可能會問為什麼呢?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?
  "阿淚,有空嗎?"文姿剛進我傢就喊道,哇!文姿的衣服和褲子全是白的,這給本來就美的文姿又添幾分秀氣,"當然有空啦!"我答道。文姿臉色微紅的說:"可以騎著我傢的摩托車帶我去縣城一趟嗎?"傻子才會拒絕呢!"OK"我爽快的答應瞭,而心裡盤算著得抓住這次機會,一定要一舉拿下。嘿嘿嘿嘿。
  我帶著文姿在通往縣城的路上飛奔,而文姿則在後面害怕的抱著我說:"慢點,你慢點!"我開的越快,她抱的就越緊;她抱的越緊,我就開的越快。
  是時候瞭,我鄭重的向文姿大聲說:"我愛你!"(我是不是太直接瞭?)她一愣,然後膽怯的問我:"你說什麼?"我仰天喊道:"文姿我愛你,請你接受我。"我感覺到她猛的一驚,然後也趕緊大聲說:"好,我,接受你!"我慢慢的停下來,木偶似的轉過頭,滿臉驚訝的問道:"真的嗎?"文姿臉紅紅的點點頭。
  我激動,她竟然答應瞭;我高興,以後能和我最愛的人在一起;我驕傲,誰讓咱長的這麼帥!激動的我抱著俺的女朋友轉瞭起來!
  "呵呵呵呵"耳邊傳來文姿甜甜的笑聲,我把懷中美麗的人兒放下,但仍不舍得松手,就這樣抱著她問道:"你怎麼這麼爽快就答應瞭,是不是早就愛上我瞭,老實交代!"她深情的看瞭我一眼,踮起腳尖輕輕的在我耳邊說:"在中學時,我就愛上你瞭,一直等到這一刻。"我疑問道:"那上一次你差點都沒認出我呀!"文姿臉色紅紅的說:"傻瓜,騙你的。"
  第三章離別
  就這樣開開心心的過瞭兩個星期後,文姿來找我,低聲的對我
  說:"阿淚,爸爸要讓我去幫忙,可能下個星期才能見面。"我聽瞭之後很是氣憤,她爸爸也太見錢眼開瞭,可是我不能表露出來,不然我就太自私瞭不讓俺的文姿去工作?於是爽快的說:"沒事兒,去吧!記得每天都要想我呀!"文姿頓時高興起來,笑著說:"我當然會想你啦!再見!"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可是我隻能傷心難過,當她離開,我好舍不得!
  哎!每個孤獨的晚上,就像電影的散場,身邊的人都離開,不知何時有淚光。每天借酒消愁,不知愁更愁。
  終於熬到星期天瞭,一大早我就起床等待文姿,不一會兒,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:"阿淚。"我激動的答應:"來吧。"文姿進來後低聲說:"我把咱倆的事情給爸爸說瞭。"我驚訝的問她:"他怎麼回答的?"越來越低的聲音傳來:"我說你瞭,你可別生氣。爸爸說,你沒文化,窮光蛋,還說,已經給我找好對象,不準我再和你來往!"我憤怒的大喊:"我們是真心相愛的,為什麼,隻是因為我窮嗎?我沒文化嗎?哼!"文姿哭瞭,她說:"對不起阿淚,我不想和爸爸鬧翻,畢竟她是我爸爸呀!"我強忍著淚水,不讓它流出來,雖然她深愛著我,但我知道,文姿她是個特別孝順的女孩,我聽出來她的意思瞭,默默的閉上瞭眼睛,然後聽見瞭開門聲,我知道,文姿走瞭。
  第四章酒後吐真言
  第二天我上樓整理屋子時,無意中發現,鄰居文姿她爸爸在支桌子放凳子的,好像要擺酒席,我隱隱約約有種不祥的預感,就連忙下樓去問瞭問張大媽,得到的答案是:文姿要和鄰村王百萬的兒子王天昊訂婚,一瞬間好似晴天霹靂,老天對我不公啊!
  如今的我隻剩下傷悲,傻傻的漫步在大街上,不知不覺的走進瞭商店,便買瞭一箱酒回到傢中,拿起一瓶就往嘴裡灌瞭起來,好似喝白開水似的,不知過瞭多久,迷迷糊糊的聽見有人在叫我,定睛一看,彎彎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,玲瓏的鼻子,誘人的薄唇,再加上一身粉紅色套裝的衣服,異常美麗。原來是小雪呀!她的名字叫柳飛雪,是文姿的好朋友,也是我的好朋友,小雪看到我在喝酒之後,擔心的問道:"阿淚,你怎麼回事?"我傷心的說:"我最愛的人離我而去瞭,為什麼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,偏偏變成瞭回憶。"我倒瞭一杯酒後,又繼續說:"來,小雪,陪我喝杯!"說著遞給小雪一杯,小雪接過杯子,也傷心的說:"阿淚,我理解你的心情,因為我也曾為瞭一個人傷悲。"然後小雪喝光瞭杯子裡的酒,提起一瓶酒又繼續說:"我知道,文姿是愛你的,可是她是一個孝順的女孩,你讓她在一個她深愛的人,和養她近二十年的父母中間選,她會瘋掉的,你又何苦逼她呢?你現在給她最好的疼愛就是手放開!"說著一口氣的把酒喝光完瞭。我聽瞭之後,悲傷的說:"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,為什麼我愛的人要離我而去。好,放手也好,兩個人的世界我一個人過!"小雪醉醺醺的說:"阿淚,你知道嗎?其實我和文姿同時愛上瞭你,可是我不能和她爭,因為我們是好朋友,你知道愛一個人卻不能說出口有多難受嗎?""你愛我?"我笑道:"呵呵,小雪,你別安慰我瞭!你怎麼可能愛上我?我一沒錢,二沒文化,你還會不瞭解我嗎?怎麼說也是這麼多年的朋友瞭。"小雪很認真的看著我說:"你覺得我是在安慰你嗎?"我一愣,酒已經醒瞭一大半,心裡默默想到:好吧,這樣也好,也許隻有這樣我才能忘記文姿。我猛然握住小雪那纖細的小手,鄭重的說:"小雪,我們交往吧!"小雪猛的一驚,我又繼續說:"相信我,我能把文姿忘瞭,我能給你幸福。"說著,我慢慢的將小雪抱入懷中。
  第五章孤身一人
  一個月後,"阿淚,晚上我們去看電影吧!好嗎?"小雪撒嬌道。我一挑眉毛,笑道:"我們小雪說瞭,當然去呀!""呵呵呵呵"小雪開心的笑道:"晚上見!"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我心想:難道就這樣騙著她嗎?我為什麼一直忘不掉文姿,算瞭,順其自然吧!
  晚上,我正在換衣服,聽見"噔噔噔"的敲門聲,我喊道:"等一下,馬上來。"我迅速換好後,跑去開門,是文姿!她看著我笑道:"可以進來嗎?"我硬擠出一絲笑容說:"請進。"本來想關門,卻又覺得不合適,便進屋瞭。我問道:"有什麼事?"文姿此時臉上全無半點笑意,反而滿臉悲傷,她低聲道:"我明天就要結婚瞭。"我一下子愣住瞭,可是想瞭想,有訂婚,早晚要結婚嘛,有什麼可悲傷,可驚訝的。於是我鄭重的說:"祝你們白頭偕老,永結同心。"說這句話時,我的心像刀割似的疼,文姿終於忍不住大哭起來,一會兒,她抽泣的說:"阿淚,其實我愛的是你,是你啊!可是我沒有辦法和你在一起!"我也忍不住瞭,早已聚在眼眶的淚水被釋放,我上前抱住文姿說:"我也愛你呀!文姿,我也試著去忘,可是我忘不掉,因為我愛你愛的太深瞭!"文姿偎依在我懷裡,我多麼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此刻呀!可是文姿慢慢離開我的懷抱,坐在沙發上。我又激動的說:"文姿,我們私奔吧!"文姿現在已經冷靜下來瞭,輕聲說:"對不起,阿淚,我不可以。我爸爸說,結婚後的第二天,王天昊就帶我去國外,可能以後都不能再見面瞭。"說著,文姿站瞭起來,走到我面前,踮起腳尖,深情的吻瞭一下,轉身離去,我大叫:"你用最後一次的溫柔,就換我最後一次的放手!"此時門外的文姿"啊"的一聲驚叫,我連忙出來,擔心的問:"怎麼瞭?"文姿急忙說:"是小雪,你快去追啊!我怕她想不開。"我迅速追瞭出去,直奔小雪傢。她傢的門是開著的,我走進瞭小雪的屋子,桌子上放著一封信,我拆開後上面寫道:
  阿淚:
  你好,我知道你還是忘不瞭文姿,我也不想夾在你們中間,這樣,我們三個都會傷悲的,所以我選擇離開,你不用找我。
  小雪
  我仰天大叫:"天哪!為什麼,為什麼你如此殘忍!"
  第六章癌癥
  為何你的吻如此冰冷,為何你的眼角淚在流,我知道我們走到緣分的盡頭。你說在也沒有天長地久的廝守,給我最後一次的溫柔,從此分開手,在沒有,沒有以後;你說在也不能天涯海角一起走,給我最後一次的溫柔,轉身不回頭,不停留,任愛在雪中顫抖。
  至今,我依然忘不掉文姿,如果,世上有忘情草,我也不會如此傷悲,現在的我,還是每天拿煙消憂,借酒消愁。可是誰又能想到我以後的命運更悲慘呢?
  一天上午,我肚子疼痛難忍,忙去鎮醫院檢查,醫生說:"對不起,我們的醫術設備有限,隻知道您的肺有毛病,應該是肺引起的疼痛,請去縣醫院進行檢查。"
  我迅速的坐上公交車進瞭縣醫院,檢查後,得知一個驚人的消息:我得瞭肺癌,已經是晚期瞭。我笑道:"老天終於開眼瞭,我可以解脫瞭,哈哈哈哈!"醫生滿臉疑問的看著我,說:"您隻有一個月的時間瞭。"
  剛回到傢眾,突然,門外響起瞭一個熟悉的聲音:"阿淚。"我能聽得出來是文姿,可是她現在應該在國外呀!但我仍保持沉默,文姿又說道:"阿淚,我知道你在傢,我已經說服瞭爸爸,取消這門婚事瞭,我們可以在一起瞭。"我聽後,激動的去開門,可是腦海中閃現出一位醫生,想起自己隻有一個月的時間,就狠下心絕情的說:"你走吧!我們的緣分已盡,還來幹什麼?"我聽見文姿哭瞭,她傷心的說:"為什麼,你如此絕情?"我此時隻能用絕情的話和她斷絕關系,就咬著牙說:"我絕情?你當初怎麼對我的?哼!以後都別在攙著我瞭,你不煩我還煩呢,我愛的是小雪,如今小雪走瞭,我的心也死瞭,你以為我還愛你嗎?你錯瞭,以前都是騙你的,我是看你長的還不錯,玩你的,你走啊!"說著,我的淚水奔流而下,文姿傷心的走瞭,而我蜷縮在墻角,想著以前的種種,為什麼,偏偏在我將要離開人世的時候,她才回頭。老天就這麼愛捉弄我嗎?
  第七章一切都結束瞭
  轉眼間,兩個星期過去瞭,我將要走瞭,便去找對門的張大媽,讓她幫忙捎給文姿一盒錄音帶,然後,我去瞭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,默默的等。
  都怪我疏忽瞭,張大媽還以為是歌帶,便拿起錄音帶塞進錄音機裡,按瞭一下播放鍵,錄音機裡傳來我悲傷聲音"文姿,對不起,我騙瞭你,其實,我還愛著你,就在兩個星期以前,我被檢查出肺癌晚期瞭,我不想讓你以後……我哽咽瞭,"所以用絕情的話氣走你,不要傷心,不要哭泣。"我調整瞭一下心情"文姿,我給你唱首歌吧!‘相信你還在這裡,從不曾離去,我的愛像天使守護你;若生命隻到這裡,從此沒有我,請再找個天使替我去愛你……"張大媽已經是淚流滿面,擦掉淚水後,抽出錄音帶去找文姿。
  "文姿在傢嗎?"張大媽喊道,文姿答道:"誰呀?"門打開後文姿說:"原來是張大媽呀!請進。"張大媽說:"不瞭,給,這是阿淚托我給你捎的錄音帶,他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。"她把最後的一句的語氣特意加重瞭,顯然最後一句是她加上的,然後她走瞭。而文姿耳邊回響起我絕情的話語,和剛才的"他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。""啪"的一聲,錄音帶碎瞭,一切都碎瞭。
  其實張大媽並沒有走,聽道碎聲後,嘆息道:"阿淚呀!你知道嗎?如果她聽瞭後,會更傷心的,大姐自作主張,你不會怪大媽吧!哎,文姿呀!你怎麼這麼糊塗啊!"
  街道中,音樂響起:"不再想不再想誰是誰非,愛情裡並沒有誰錯誰對,再給我春去秋來一個輪回,我就會化繭成蝶飛的更美!"